• <tr id='VrWfRv7M'><strong id='VrWfRv7M'></strong><small id='VrWfRv7M'></small><button id='VrWfRv7M'></button><li id='VrWfRv7M'><noscript id='VrWfRv7M'><big id='VrWfRv7M'></big><dt id='VrWfRv7M'></dt></noscript></li></tr><ol id='VrWfRv7M'><option id='VrWfRv7M'><table id='VrWfRv7M'><blockquote id='VrWfRv7M'><tbody id='VrWfRv7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VrWfRv7M'></u><kbd id='VrWfRv7M'><kbd id='VrWfRv7M'></kbd></kbd>

    <code id='VrWfRv7M'><strong id='VrWfRv7M'></strong></code>

    <fieldset id='VrWfRv7M'></fieldset>
          <span id='VrWfRv7M'></span>

              <ins id='VrWfRv7M'></ins>
              <acronym id='VrWfRv7M'><em id='VrWfRv7M'></em><td id='VrWfRv7M'><div id='VrWfRv7M'></div></td></acronym><address id='VrWfRv7M'><big id='VrWfRv7M'><big id='VrWfRv7M'></big><legend id='VrWfRv7M'></legend></big></address>

              <i id='VrWfRv7M'><div id='VrWfRv7M'><ins id='VrWfRv7M'></ins></div></i>
              <i id='VrWfRv7M'></i>
            1. <dl id='VrWfRv7M'></dl>
              1. <blockquote id='VrWfRv7M'><q id='VrWfRv7M'><noscript id='VrWfRv7M'></noscript><dt id='VrWfRv7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VrWfRv7M'><i id='VrWfRv7M'></i>

                辽宁设调查委,为解决地方债务探路

                江苏都市新闻网

                2018-11-29 20:10:01

                辽宁设调查委,为解决地方债务探路

                ■ 社论

                在地方人大设立一个专门的调查委员会,对本级政府的支出预算结构和政府性债务问题开展彻底调查,这有助于查清本级政府所有直接与或有债务,摸清本级政府的真实资产负债情况。

                《辽宁日报》报道,近日召开的辽宁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省人大常委会关于成立政府支出预算结构和政府性债务问题调查委员会的决定。这是辽宁省人大常委会依法行使监督权、创新监督方式的新尝试,在全国省级人大常委会中尚属首例。

                从实践看,化解地方债务首要的是直面问题,自己查清自己“底细”;在此基础上才能用制度创新的办法来化解地方债务风险。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其中,地方债务风险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过去几年,我国经济增长方式有了明显的转变,但一些地方传统的痕迹还比较明显。地方政府一方面承担着包括经济增长、公共服务等支出责任,一方面又缺乏稳定的税源。因此,一些地方政府采取实质上的地方债务方式来筹集资金,包括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政府购买等异化为“明股实债”。因此,防范地方债务风险,不仅要防范地方政府直接负有偿还责任的风险,还要防范地方政府负有间接责任和有帮助责任的债务,即地方政府的或有债务风险。

                近年来,中央政府加大了对地方债务风险的防范力度,全国范围已经做了数次地方债务的摸底排查。从总量上看,在我国当前的国家资产负债表格局下,地方债务总体上没有太大风险,尤其是经过排查的地方负有直接偿还责任的债务。但由于信息不对称等因素,地方债务、尤其是潜在的或有债务风险,上级政府很难完全、及时、动态掌握。或有债务的风险控制,很难打包票。尤其是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的地区,地方债务到底多少,恐怕自己都未必清楚。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能直面问题,还是盖盖子,担心露丑,那么反而会加大地方债务的风险因素。也就是说,地方债务风险不可怕,可怕的是遮遮掩掩,直到再也遮掩不住被迫披露。除了中央的全面排查外,地方政府能否直面各种类型的地方债务,主动查清、主动披露、主动解决,就显得十分重要。

                应当说,在人大设立一个专门的调查委员会,对本级政府的支出预算结构和政府性债务问题开展彻底调查,这有助于查清本级政府所有直接与或有债务,摸清本级政府的真实资产负债情况。由于多种原因,辽宁过去几年面临着比较大的增长压力,地方债务情况也不容乐观。比如财政部核定的辽宁省地方债务就比辽宁省财政厅于今年2月份公布的2017年债务多出1688亿元。这次辽宁省人大主动成立专门委员会,是一个突破,客观上有利于防范地方债务的整体风险。

                当然,在直面问题这一关键一步后,辽宁还需要在化解地方债务风险上率先试点、探索,走出一条新路子。比如,能否在辽宁试点,把财政预算编制权直接归属省级人大,由省人大成立预算委员会,对地方政府的财政收支进行硬约束监督,改变现行制度框架下财政上某种程度的软预算状况。如果在这些方面能有大的突破,就能走出一条在地方层面化解地方债务风险的新路子,由此也为经济转型升级奠定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