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港澳台游|正文

二.二亿“汉朝玉凳”竟是江苏邳州商人组装

来源: 百度新闻  陈海虹
2019-02-19 14:47:17
分享:

去年被拍出2.2亿元天价的“汉代玉凳”,近来成了舆论热点,先是收藏界围绕玉凳真假产生激烈争论,之后有网友曝出玉凳出自江苏邳州。记者为此近日前往邳州调查。

“少见多怪,那东西就是邳州人造的”

导火线是江苏邳州当地“拉呱论坛”的一则网帖。该帖2月22日发出,详细列明了所谓汉代黄玉梳妆台及玉凳在邳州生产制作过程,甚至也列出了最初造此玉凳的玉器商名称,“一个叫赵某某的人从2010年开始,历时3个月在李口古玩玉器城加工而成,当时成本为50多万元。”

记者联系到发帖人王刚(化名),他称“好几位朋友都在邳州从事玉器生意,帖子发布的内容是从朋友处得知的。”

23日上午,在位于邳州城区的李口古玩玉器市场一家店铺内,店老板正在精心擦拭一套仿汉代玉车马。谈及“汉代玉凳”拍出天价一事时,听者大都一脸平静。

“少见多怪,那东西就是邳州人造的,是赝品。”一家玉器店老板有点鄙夷地对记者说,“邳州仿汉代玉器全国知名,要达到以假乱真,在技术和工艺水平上根本不存在什么障碍。”

在邳州有一个宝玉石行业协会,会长汪如棉是上世纪70年代邳州玉雕厂的厂长,在邳州玉器行业浸淫40多年。在位于邳州城北的官湖镇邳州宝石玉器城内,汪如棉主动向记者提及,那件“汉代玉凳”是邳州一个年轻人造出来的。“在2010年制作的过程中,我还先后多次被请去指导,主要在造型和图案设计方面提一些建议。”关于制造者的姓名,汪如棉没有透露。不过他称,造“汉代玉凳”的人就在邳州运河镇向阳村。

从事玉器生意20多年的邳州人李明(化名)对记者称,那套汉代玉凳确实来自运河镇向阳村,是老虎玉器店的老板赵军(化名)制作的。“2010年他搞这件作品时,我去看过。这东西组装的时候是用AB胶粘合到一起的。”

“玉凳制造者”称用明代材料组装

23日晚,记者的一位朋友以买玉人的身份,打通了老虎玉器店老板赵军的电话,问及“汉代玉凳”时,他说:“是我做的,用了一年多时间,仅那件梳妆台,22个工人就用了7个月,都是分部件生产好,然后再进行组装的。那套玉凳、玉梳妆台组合是根据明代的老件仿造的东西做好之后,2010年卖给了河北石家庄的“老王”,是以工艺品出售的,售价260万,“光料钱就上百万,我怎么也得赚点”。他说,最近两年原材料价格疯涨,如果放到现在能值500万。“卖出去后他们怎么操作我不知道。”

24上午,记者表明身份后,再次和赵军取得联系。这次他矢口否认,“都是传言,吹牛的。”电话挂断后不久,赵军又主动给记者打来电话说“汉代玉凳”是从他手中流出的,但东西是明代的。“2010年,我从别人手中收来的都是部件,我买这个东西,花了不少钱。之后又花费几个月时间,才给套到一起。组装时,确实使用了胶水。后来几个邳州人看中了,他们给卖到了石家庄。”

然而24日下午,一网络媒体一则《造假天价“汉代玉凳”产自邳州 以成本的百倍拍出》的报道推出后,赵军和汪如棉的说法发生了逆转。汪如棉称“玉凳”是否产自邳州,不想再说,但玉凳子确实是假的。赵军的答复是:“一天接了几十个电话,很郁闷。我没做玉凳,网上报道不可信。”

25日下午,记者再次致电赵军,他表示玉凳是经他手由明代材料组装所成。

揭秘

用汉墓泥土糊在玉器上做旧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玉文化专业委员会副会长李维翰告诉记者,从一块原料成为一件精美的仿古玉器,主要有几个环节:相料,初坯,造大型,定型,刻纹饰,细作,打磨抛光,做旧处理。

从事玉器生意20多年的李明向记者介绍,在邳州很多玉雕艺人的作品都是偏向某一个门类。“不少艺人技术精湛,加工不是问题。打磨,抛光,做旧,都可以根据客户的具体要求进行针对性处理。”

酸、碱蚀泡是做旧很常见的一种做法。为了让玉器看上去成色更好,还会上胶。上了胶后看上去有一层亮光,有油润感,有灰皮已浸到玉里去的假象。如果感觉上旧味不够,火气太大,还会把泥土和成泥水状,糊在玉器上,待干后再用布或刷子把表面凸出来的泥去掉,剩余的让它留在缝隙中,看起来像是出土的一样。“在邳州,汉代墓葬很多,以前有人在做最后这道工序时,就到刚挖掘的汉墓里拖些墓内的泥土来做旧,以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李明说。

冤大头都是不懂玉器的富人

“‘汉代玉凳’事实上就是一个玩笑。一件邳州作坊中出来的仿古玉凳,为什么一转眼就成了汉代的并流入拍卖市场拍出天价?”李明说,这其中的玄机就是利益驱动。“当然了,事情能演变到现在这个情况,跑老件的人,鉴定专家、拍卖公司实际上都在推波助澜。”

所谓“跑老件”,就是在销售仿古玉器时,竭力让买家相信这是古玉器,以此获取暴利。目前在邳州,跑老件的人就有上千人,活跃在全国各地的古玩市场。以北京潘家园古玩市场为例,那里摆地摊的大部分都是邳州人。他们在邳州当地收到做工精良的玉器后,经过做旧处理,拿到古玩市场,价格就会翻好几个跟头。不懂的人会以为是老件,就会出高价。当然,冤大头都是那些不懂玉器的富人。“因为风险大,弄不好涉嫌诈骗,所以利润必须高,只要成功一炮,就开和了。”

“为规避风险,跑老件的人一般不会说东西是文物,但是在此过程中,会给很多暗示,比如说是祖上传下来的,或是从邳州等地收来的等。”李明说几年前自己跑老件的时候,一度邳州去北京的火车上,很多邳州人是成群结队出行,场面非常壮观。据现代快报、新闻晚报

www.sbpx.net
关键词:邳州,汉朝,江苏,商人,二亿责任编辑:黄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