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新闻网
红河新闻网

首页 > 科技 > 区块链|正文 > 正文

郝蕾不想让观众看自己私糊口:我又不是干露露

2019-06-06 10:57:12
    来源: 腾讯新闻
    分享到:

郝蕾和娄烨导演二度合作的新片《浮城谜事》将于19日上映。郝蕾饰演一位遭受感情背叛的妻子,这个角色让她获得本届台湾金马奖影后提名。

郝蕾演技早被认可。虽然接戏不多,但每部作品都有分量。去年她凭借台湾导演钟孟宏的《第四张画》摘取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她和孟京辉合作的话剧《柔软》在巡演中也受到好评。但很多人替她打抱不平———为什么她没有大红大紫?郝蕾多次回答“每个人际遇不同”都被解读出“失落的况味”。有人说她的个性害了她,在娱乐圈固有的语境下,她太桀骜不驯,太特立独行:她很少参加商业活动,没有作品参赛绝不走红毯,哪怕是戛纳的红毯;她曾被狗仔拍到不顾形象当街痛哭;她不利用私事炒作;她在微博上总是直抒己见甚至直接开骂……人们喜欢用“叛逆”、“神经质”来定义她。不疯魔不成活也许是很多演员希望达到的境界,但郝蕾却不见得受落。她说自己只是不愿当祭品。

很难相信郝蕾已入行20年。从15岁到现在,她的棱角似乎并没有被这个大名利场磨平,反而越来越有态度,越来越勇敢。她说:经历过背叛欺骗依然不顾一切去爱的人,才是真正的勇敢。虽然,生活中的勇士往往要付出很大代价。

敢选

我能感受到那个东西是什么,就是“人生好唏嘘啊”,每个人都在命运大手的摆弄之下,是对人生特别大的一种感伤、一种悲哀

身为职业演员应该什么角色都能演,但我是郝蕾,我会去想一个人的大爱在哪里,在一个关键的情况下是否能牺牲自己的利益、牺牲自己的情感

南方都市报:我看了《浮城谜事》,你的表演很棒。我听他们讲,当时娄烨导演给剧本时让你自己挑角色,你为什么会挑老婆陆洁那个角色?

郝蕾:我没有犹豫或者判断,我天然就应该选择陆洁(笑)。首先对我来说,一个角色不存在个人的好恶问题,也没有好坏的问题。为什么我会很自然地选择陆洁?因为在一个戏剧的架构里,一个角色如果启承转合非常明确,对演员来说是没有意思的。

南都:陆洁所有的经历对妻子来说是个挺难的过程,对你来说表演也很艰难吧?

郝蕾:没错。拍了好多场非常棒的戏,但被导演剪掉了。作为演员,我会有一点点遗憾。尤其是最后有一场超市门口的戏被剪掉了。娄烨的要求非常高。超市门口那场戏拍了大半天,拍了好多次后他说:我有一个要求,你能不能之前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但是(注:陆洁当时在开车)你一开引擎,全世界都哭了。我说:我试试。然后,他又过来,非常激动——— 他是很少非常激动的一个人,他说:特别好,你完成得特别好!但是我能不能再提一个要求?能不能连引擎也不动、什么都没动,全世界都哭了?我说这要求太高了。他说:没关系,你一定能做到!好吧,我试试。他在另一个车里看着监视器,下来的时候他眼圈是红的。这是极少见的,因为他是一个非常职业和理智的导演……这场戏被剪掉我觉得挺可惜的。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的想法,但从演员的角度,我还是觉得可惜。我能感受到那个东西是什么,就是“人生好唏嘘啊”,每个人都在命运大手的摆弄之下,是对人生特别大的一种感伤、一种悲哀。

南都:我为什么会问你关于选角色的问题,因为看天涯的原帖(注:剧本改编自天涯直播帖),可能会觉得“小三”比较容易出彩。

郝蕾:因为,一,作为一个职业演员,我对自己所能呈现的程度是心里有底的;另一方面,是对于事件和情感的基本了解。小三也不容易,也希望有完美的家庭,但她不应该把想要的快乐、幸福、美满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这是底限问题。作为我,郝蕾,我是没办法这样做的,身为职业演员应该什么角色都能演,但还是有个底线问题,我是郝蕾,我会去想一个人的大爱在哪里,在一个关键的情况下是否能牺牲自己的利益、牺牲自己的情感?从这方面来看,我会觉得陆洁的能量更大一些,更广。

南都:如果这部戏不是娄烨拍,这样一个剧本你会接吗?因为其实剧情是比较狗血、比较奇情的。

郝蕾:(笑)对。如果不是娄烨拍,我可能不会去演———我看完剧本后就是这么说的。我(跟他)说:如果不是你拍,可能我不会去演。你这个问题问得特别好。你说狗血,其实生活比这更狗血(笑),是吧?

南都:你在《浮城谜事》里的表演跟从前感觉不太一样,能感觉到你自己的一些经历、情感上的领悟从某种程度上带动了这个电影,你身为女人的敏感是不是给娄烨带来更敏感的触角?

郝蕾:导演跟演员合作的一个好的状态就应该是这样,不仅仅是娄烨。我之前去台湾拍《第四张画》,那个导演(注:钟孟宏)跟我完全不熟,拍戏前我们连电话都没通过。但也产生了这样的碰撞。《第四张画》里的那个人物我没有任何经历和体验,她是一个非常底层、没什么精神生活的人,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对人生的态度。如果我对那个阶层是理解和慈悲的,我就可以演好她。有些八卦小报记者就会据此问我——— 包括上次《浮城谜事》新闻发布会时,有记者问我:会不会联想到你自己的婚姻?你演杀人犯,难道真的杀过人吗?(笑)这个问题真无聊。

敢爱

我从15岁开始就有一个梦想,我要做一个表演艺术家。所以,我要非常职业地去对待我的职业,而不是用其他的东西去堆积它

我不认为演一部好的电影就能怎么样了,过一个好的人生才是我这一辈子的目的,我没必要为了一件事把自己扭曲得不成样子

每个人都在挣扎选择,如果不随波逐流,像我这样,可能会更艰难;但如果随波逐流了,原来那些好处也会随之消失,特别可惜

南都:我是记者,我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问。在接下来的采访和宣传中,大家还是会问你“经历过婚姻的失败,会不会对这个角色有所帮助”之类的问题。你觉得这种问题挺傻?

郝蕾:你说的我也能理解,人家也要有点话题,要写东西,对吧?但对我来说,这个是两个事。我是职业演员,当初学习过程中有门非常重要的课程,叫“人物小传”(前史回顾)。这个人物并不是郝蕾,只是郝蕾去扮演的。如果你让一个高中生的郝蕾去扮演,肯定演不了———我们都小过,但我们没老过,对吧?所以,很多东西都有个职业的流程。我并不是不理解大家来问这个问题,只是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太复杂,一般情况下我不太喜欢回答这个问题。第二个原因,我不想被别人再利用了,我已经受够了。我只是一个演电影的,很纯粹。

南都:我理解你。但大家会说,她为什么不愿意说?很多艺人都愿意说,你为什么跟别人不一样?

郝蕾:对,为什么就不配合呢?(笑)

南都:你会因为这些苦恼吗,还是完全不在乎?

郝蕾:我最开始是苦恼的,至少偶尔是。但总体我是不管的,我没办法管那么多。我的工作就是让你看我的演出,而不是让你看我的私生活,我又不是干露露那些人。我从15岁开始就有一个梦想,我要做一个表演艺术家。所以,我要非常职业地去对待我的职业,而不是用其他的东西去堆积它。但是没办法,制片方要求你出席发布会,这也就变成演员的一部分工作。但千万不要搞错了重点,不要戏演得跟个屎似的、乱七八糟,绯闻方面经营得却很精彩,这不是我想要的。虽然这个社会现在流行这个,但总有一天它会过去的,一切拿实力说话,镜头是不骗人的。我总是说“莫忘初衷”,初衷一直保留在我心里,别的都无所谓。我只要保有我最后的那个东西就很满足了,我就还是我。但你要是触及我这个东西,我就怒了。这个职业是我非常热爱的,我15岁出道,再过几个月,我做这行就正好20年了。我能坚持这么多年,如果不是真的热爱,早放弃了。

南都:这种个性让你吃过亏吗?比如有你很想演的角色,但可能因为你不会“装”,机会就没有了?

郝蕾:当然会有。但,最后我得到的是什么?我觉得我得到的已经很多了,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我对自己的表演实力还是非常有信心、非常自豪的。没有一个人可以说“郝蕾演得不好、郝蕾不会演戏”。这一点我已经做到超出我想象了,华人地区很多非常职业的影评人或是大导演对我也都是很肯定的,这就行了。当然会失去很多机会,因为我不愿去迎合什么,其次,有一堆人在妖魔化我。而我,只看是否影响到我演戏了———如果没有,那我就很满足了。我的作品不是很多,尤其是电影,但只要是出来,就稳稳当当站在那儿,没有什么旁门左道。

12下一页

www.greenhome.net.cn
作者:罗攀     来源:腾讯新闻
关键词阅读:新春走基层;春节

推荐新闻

新闻排行

金婚老夫妻欲离婚 上海宝山法院

金婚老夫妻欲离婚 宝山法院“家调委”助力和好人们都说,结婚50年夫妻之间的感情经过时间的反复敲打就如同黄...[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