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VrWfRv7M'><strong id='VrWfRv7M'></strong><small id='VrWfRv7M'></small><button id='VrWfRv7M'></button><li id='VrWfRv7M'><noscript id='VrWfRv7M'><big id='VrWfRv7M'></big><dt id='VrWfRv7M'></dt></noscript></li></tr><ol id='VrWfRv7M'><option id='VrWfRv7M'><table id='VrWfRv7M'><blockquote id='VrWfRv7M'><tbody id='VrWfRv7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VrWfRv7M'></u><kbd id='VrWfRv7M'><kbd id='VrWfRv7M'></kbd></kbd>

    <code id='VrWfRv7M'><strong id='VrWfRv7M'></strong></code>

    <fieldset id='VrWfRv7M'></fieldset>
          <span id='VrWfRv7M'></span>

              <ins id='VrWfRv7M'></ins>
              <acronym id='VrWfRv7M'><em id='VrWfRv7M'></em><td id='VrWfRv7M'><div id='VrWfRv7M'></div></td></acronym><address id='VrWfRv7M'><big id='VrWfRv7M'><big id='VrWfRv7M'></big><legend id='VrWfRv7M'></legend></big></address>

              <i id='VrWfRv7M'><div id='VrWfRv7M'><ins id='VrWfRv7M'></ins></div></i>
              <i id='VrWfRv7M'></i>
            1. <dl id='VrWfRv7M'></dl>
              1. <blockquote id='VrWfRv7M'><q id='VrWfRv7M'><noscript id='VrWfRv7M'></noscript><dt id='VrWfRv7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VrWfRv7M'><i id='VrWfRv7M'></i>

                国家的前途命运,取决于我们每个人的态度与行动

                江苏都市新闻网

                2018-11-29 19:41:34

                字体:标准

                锻造“自我始”的品质

                清代叶燮在《原诗》中写道:“出而为情、为景、为事,人未尝言之而自我始言之,故言者与闻其言者,诚可悦而咏也。”可见,“自我始”的开创性、独创性、首创性,是一种难能可贵的精神气质。

                写诗为文如此,征战沙场亦如此。兵法有言,战胜不复,知变为大。意谓每一次取胜之法都不是简单重复,而在于针对实情灵活运用。想出奇制胜,就离不开“自我始”的智慧和勇气。公元前541年,狄人骚扰太原,晋君派苟吴和魏舒挥师驱讨。魏舒勘察战场后发现,这里地形险要、道路狭窄,战车难以发挥作用,于是号令全军“请皆卒,自我始”,带头毁弃车辆、徒步发起冲锋,结果取得大捷。这次行动若论规模,在战乱频仍的春秋时期并不突出。但是,魏舒通过“请皆卒,自我始”的战法革新,最终战胜了以步战见长的狄人。这其中所体现的风险决策的胆略、立身为旗的魄力,已经超越战斗本身,给人以深刻启示。

                “自我始”,需要激发冲破惯性的锐气。据宋代《独醒杂志》记载,南宋初年的名相吕颐浩,在中书省让一名堂吏摘掉头巾。堂吏反驳说:“祖宗以来,宰相无去堂吏巾帻法。”吕颐浩答:“去堂吏巾帻,当自我始。”其实,摘不摘头巾,不算什么大事。问题在于,该如何面对“祖宗以来”无人打破的陈规。诚然,“随大流”“依旧规”一般不会出大的问题,但如果不与时俱进、因时制宜,一味囿于惯例、规矩,则会束缚思维、影响创新。有时候,敢于站出来说一句“自我始”,往往能打破因循守旧的怪圈,增强改革创新、发展进步的气氛。

                “自我始”,需要培育不惧牺牲的精神。当年,维新变法失败之后,有人劝谭嗣同逃走,他却坚决不肯:“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请自嗣同始”,虽只寥寥几字,却饱含着“苟利国家生死以”的决心,彰显了“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意志。这种敢于说出“自我始”的人,是“拿出自己的生命去殉我们的事业”的人,是“将生命价值发挥到顶点”的人,为后来者照亮了前行的道路,值得人们永远铭记。

                为了动员学生去艰苦的阿里地区考察,钟扬曾说:“别人不愿去,我们必须去。”因为在他眼中,“总是需要一些先锋者”。今天,我们身处深刻变革之中。国家的前途命运,取决于我们每个人的态度与行动。现实中,有的人面对改革,满心是个人利益的盘算,私誉损毁的计较,进退得失的斟酌,然而,面对前进道路上的艰难险阻、浅滩暗礁,“我今不为,而望谁为之乎”?只有更多人敢于说出“自我始”、真正做到“自我始”,勇当改革的探路者、勇闯改革的“无人区”,我们才能解决错综复杂的难题,推动改革事业不断打开新局面。

                当然,“自我始”的前提是定好基点、选准方向。譬如,“廉自我始”值得提倡,“贪自我始”却万万不可;“破除陋习自我始”应当鼓励,“破坏规矩自我始”则必须避免。不忘初心、砥砺奋进,让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始于今天,我们何愁不能抵达更高远的人生境界。

                责任编辑:江苏都市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